张澜在“特园”(1938年——1942年)
张茂延,张学宪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张澜是我国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教育家,民主革命家。他一生刚正无私,爱国爱民,他生于1872年清同治年间,役于1955年人民新中国成立后。他所处的时代是近、现代史中大变革的年代,他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几经风霜,两经生死考验,在抗日战争中为中国的独立、自由、民主,紧跟共产党走,找到了光明大道,由新民主主义革命进入社会主义建设。他的家在川北南充,他的工作在成都和重庆,本文仅述他1938年到1942年在重庆“特园”的主要活动。


 1938年一届一次国民参政会在汉口召开,张澜以教育界人士身份被选为参政员,在汉口见到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等,周恩来告诉他国民党迁都重庆,不久将有大批爱国人士来重庆,希望他协助开展工作,并确定重庆八路军办事处付处长周怡与之联系。张澜回来重庆下榻“特园”与主人鲜英商量,由鲜英出钱他出名在“特园”宴请重庆文教界,工商界、实业界的开明人士,如卢作孚、胡子昂、范崇实,何北衡等,告诉他们,希望他们尽地主之谊。周怡是张澜侄儿张进人的同学,由张进人引见,认识了张澜,从此常在“特园”往来。

蒋介石来重庆,陈立夫特到“特园”告诉张澜这个消息,他未去迎接。蒋介石欲委任他监察院的院长,诱其入殻,他辞不受。蒋介石欲控制四川,亲兼四川省主席,他在参政会上反对说“补者应知丛胜戒”。后改为张群。

重庆《新蜀报》是“五四”时期张澜在北京写信给鲜英,效仿《晨报》宗旨在四川办一份宣传新文化新思想的报纸。1938年12月汪精卫叛国投敌,蒋介石不声讨不许报纸登载,张澜在“特园”与黄炎培、梁漱溟等起草宣言,声讨汪逆,《新蜀报》抗命独家发表。

1939年1月国民党在重庆召开五届五中全会,通过《限制异党活动办法》,设立防共委员会,张澜得知,径见蒋介石,当面责问“共产党抗日,为什么你却不用意。”当年春夏之交参政会组织“川康建设期成会”,四川作为六个建设区,各颁印鉴,一如省府建制,张澜为北区主任,驻闽中,视察了川北33县、得知广大劳动人民的痛苦,回重庆前告诉秘书陈鸣西,“不要呆板行事,要站在人民一边,解除人民的痛苦”。陈鸣回领会他的意思,41及42两年川北各县欠壮丁20多万,经张澜多方擘画,得以全权豁免。4月国民党在湖南制造“平江惨案”,发动另一次反共高潮,严密封锁消息,张澜出面邀请各界爱国人士至“特园”,请董必武报告惨案经过,并将报告印发散出,冲破国民党的封锁。张澜还与梁漱溟、罗隆基、黄炎培、沈钧儒、邹韬奋、左舜生、李璜等10余人在参政会中组织“统一建国同志会”,就建国大事,探讨政策是非,以求意见之统一。促行动之团结为宗旨。

1941年1月蒋介石在日本诱降,德、意劝降下,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制造了“皖南事变”,献媚日本,派大军围剿新四军9千余人,大有中途妥协投降与内部分裂的趋势。周恩来天天在“特园”往来,张澜也不时叫他的服务员张楣光送信到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时人称周公馆)。3月“统一建国会”的同任感到人数太少,力量太小,组织松懈,作用不大。在周恩来、董必武的推动下,结合参政会中主张抗日的三党(青年党、民社党、第三党)两派(职教社、乡村建派)和无党派人士张澜在“特园”组织中民主政团同盟,要求民主反对独裁,要求团结,反对分裂,要求抗日一、反对妥协投降,先选黄炎培为主席,草拟纲领12条,由于民主政团同盟是由三党两派组成的政治联盟,各有各的形成历史和政治主张,讨论了几次,得不到统一意见,蒋介石知道了,不许中国政治出现第三者,极力反对,施以压力,打击,污蔑,初生婴儿大有夭折之势。黄炎培借到南洋募公债的机会,辞主席职,梁漱溟提张澜,经周恩来协助,一致通过。当时张澜的思想以抗战为重,不愿国共分裂,祸及失败而亡国,勇敢的挑起这副重担。

张澜接任主席后,首先组织讨论修改政纲,将12条改为10条,称“十大纲领”,大家一致通过,由张澜、罗隆基、章伯钧、左舜生署名在香港各大通讯社发表,先在国外公布,《光明报》于十月十日发表啟事。公告民主政团同盟在重庆成立,发表“中国民主同盟对时局所主张”和宣言。10月2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社论“中国民主同盟的生力军”,赞扬“十大纲领”说它强调抗战到底,加强团结,保证人权,结束党治,崭新内政,是抗战期间最必须,是我国民主运动中的一个新推动。民主运动得此推动,将有更大的发展,开辟更好的前途。11月16日参政会二届二次会议前夕,民主政团同盟第一次用组织名义在俄国餐厅举行茶会,招待参政员50多人,张澜、罗隆基、章伯钧、左舜生在茶会上宣布,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国内成立了,蒋介石无可奈何,再也压不下去了。第二天即17日参政会开会,张澜将“十大纲领”的精神写成提案:“实现民主以加强抗战力量,树立建国基础案”,要求国民党立即结束训政,实施宪政,成立战时民意机构,政府一切机关不得歧视无党级或异党分子......蒋介石看了拍案大怒,“把我当宣统了!”不许提出讨论。张澜在会上与之争辩了两个多小时,仍不许,一气之下将提案油印出来散发,并宣称不再参加参政会。但此次参政会闭幕后驻会委员仍有他。他果真两年没有参加参政会,在家写了一本小册子《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针对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猛烈抨击蒋介石集团呐喊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蒋介石看了立即约见他,吓唬他说:“不要上共产党的当”。并下令列为禁书,而在延安、重庆、成都、昆明、广州等十几个城市都秘密翻印,广为传播。延安《解放日报》以特大篇幅,详加介绍。

张澜接任主席后第二件事是1942年1月向民主政团同盟中央执委会建议,邀请沈钧儒和救国会入盟。民主同盟就这样形成三党三派,在抗日救亡统一战线中,在张澜领导下,结成了一个较大的政治联盟体。民盟在大后方,在蒋介石个人独裁,国民党一党专政之下,与共产党风雨同舟,并肩战斗。


1页    共2

发表日期: 2005年    来源: 未发表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