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同盟的创建
梁漱溟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重庆国府路300号(今上清寺人民巷45号)曾为民盟总部办公地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自1937年7月至1938年底一年多的时间内,虽然中国军队在战场上处于劣势,但总的说国共合作,全面抗战的形势还是好的。当权的国民党人,包括蒋介石本人,态度也还积极。但是,武汉失守,国民党退缩到重庆,日本人战线拉长,放松了对国民党统治区的进攻,蒋介石却又故伎重演,将其政策的重点由对外转向对内,由抗日而逐渐转向防共、反共了。抗战初期全国人民和各抗日党派争取得来的某些民主权利,也受到限制或被取消。  

 国民党顽固派这种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举动,不仅遭到共产党的反对,而且使得拥蒋抗日的各党派和社会各界产生了强烈的不满。顽固派坚持一党专政和消灭异己的政策,甚至使手无寸铁的各党派的生存都受到了威胁。在这种形势下,各抗日党派纷纷要求国民党结束一党专政,开展民主宪政运动,并主张联合起来共同研讨形势之发展,实际是对付来自国民党方面的威胁,于是有了成立“统一建国同志会”之举,这个统一建国同志会,便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的前身。

一  

统一建国同志会发起组织人中有我,还有张澜、沈钧儒、黄炎培等人,其宗旨是“集合各方热心国事之上层人士,共就事实,探讨国是政策,以求意见之一致,促成行动之团结”。   1939年11月下旬,中国青年党之左舜生、李璜、曾琦,国家社会党之罗隆基(后退出国社党)、胡石青,第三党之章伯钧,救国会之沈钧儒、邹韬奋、章乃器,中华职业教育社之黄炎培、江恒源、冷遹,我作为乡村建设派的代表,以及无党派之张澜等人,在重庆集会,拟订了《统一建国同志会信约》和《统一建国同志会简章》。   会议推举我和黄炎培将《信约》和会员名单送蒋介石。后黄炎培因蒋介石决定召见时正巧去了泸州,便由我于11月29日去面见蒋介石。我递交了《信约》,并着重说明统一建国同志会的“第三者立场”,要求蒋介石允许民主人士“有此一联合组织”。蒋介石提出不组织正式的政党为条件,允许成立统一建国同志会。



    ▲“特园”原名“鲜宅”,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民盟盟员鲜英的公馆,位于重庆市上清寺嘉陵江畔,始建于1931年。

抗战期间,“特园”成为中共及各民主党派活动的重要场所,是中国民主同盟的诞生地。   一天,我由住处重庆上清寺特园外出散步,走到不远的重庆新村四号,这里是中央银行总裁张嘉璈的公馆,张君劢住在他弟弟家中。张君劢是参政员,也是国社党(后改为民社党)之首脑。黄炎培、左舜生也先后来了,都是不期而遇。黄炎培提出,现在我们虽有了统一建国同志会,但依然是各自一摊,没有力量。如果我们进一步把国共两党之外的党派团体联合起来,成立一个统一的组织,团结起来,就有力量了。大家都同意这个建议。接着又提出,由我去联络章伯钧,他刚刚被排斥出参政会,当时代表第三党。后来我去了章家,一谈就妥。谈到救国会沈钧儒等人,大家的意见是等这个统一组织成立之后再参加。后来沈钧儒等人真的缓了一年才加入了民主政团同盟。再如张澜先生,是长者,有声望,但由于他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党,一个派,所以也没有马上加入。直到成立后由我去邀请他,才加入的。这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最早酝酿的情况。

三  

1941年2月10日即“皖南事变”发生不久,中共代表周恩来与各党派人士聚谈,各党派都不约而同地谈到面对当前的形势,深感各党派有为民主与反内战而团结之必要。   不久,我和黄炎培、章伯钧、张君劢、罗隆基、左舜生等人相约聚会,正式决定将“统一建国同志会”演变、扩大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并连续召开筹备会议,起草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的纲领、宣言和章程,酝酿领导人。   3月19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重庆上清寺特园(鲜英寓所)召开成立大会,我和黄炎培、张澜、罗隆基、章伯钧、张君劢、左舜生、李璜、林可玑、丘哲、江问渔、冷遹、杨赓陶等13人参加。会议通过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政纲》《敬告政府和国人》和《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简章》,并选举到会的黄炎培等13人为中央执行委员,黄炎培、左舜生、张君劢、章伯钧和我为中央常务委员,推举黄炎培为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 

所有这些,都是秘密进行的。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在重庆公开宣布成立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很可能被国民党当局扼杀。于是大家商议决定,派我到香港去办报纸,在海外建立言论阵地,宣传民盟的政治主张,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与支持,伺机公开民盟的组织。鉴于大家对我的信任,我承担了这一任务。但是,要到香港办报,谈何容易,经费就是大问题。在我离开重庆之前,民盟的负责人如黄炎培、张君劢、左舜生等每人(即各派各方)出1万元港币。我经济能力弱,出了6000元。通过联络四川的刘文辉资助4万元,云南的龙云资助6万元。总的来说力量是有限的。3月28日,我受人之托,到八路军驻渝办事处向中共中央领导人周恩来报告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香港办报的计划,得到他的大力支持。5月20日,我到达香港后,得到了中共驻港办事处及救国会海外组织的热情帮助和资助。于是《光明报》得以创刊。


  

 9月18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的机关报——《光明报》


1页    共3

发表日期: 2020-02-18    来源: 中国政协文史馆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