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入川时期的张澜
刘雅清 张茂延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红四方面军入川前夕


一九三一年二月,张澜由重庆回南充,南充中学校长陈敦请先生给全校师生讲话,他用马列主义观点分析国内外形势,并就日本的优缺点和中国的优点而言,鼓励师生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之后又连续不断的在果山公园和各种群众集会上讲演,宣传抗日。当时有人把他的讲话印成油印,散发。一九三二年老地下党员杨吉干在遂宁一位师长家,还看见他讲话的传单。
一九三一年暑期,他辞掉了成都大学校长职,任南充中学校长。这时学校已不是他当年离开时的情景了,原有的进步教师,已先后离开。学校的思想领导权。已落入青年党人之手。致学校死气沉沉,毫无进步气息。据当年教师陈鸣西回亿:“表老回校后。为打破沉闷局面。除开设了机械科。附设机械工厂供学生实习外。便致力于教师队伍的调整。如果说他在成都大学采取的用人方针,“任人唯贤”“兼容并包”的话。他返回南充中学后便改变了这一方针。在用人和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上,偏重于革命,偏重致力于抗日救国和民主革命运动的人,这是他针对于联共抗日反蒋的指导思想的而设计的。他聘请的教师如:聂开泗、陈鸣西、贾子群、梁造今、钟铁云、郑善其、冯子嘉、张开达等。全是成大毕业的“社会科学研究社”的成员。其中有的还是老共产党员。
对学生的思想教育,则积极导向进步,消除国民党党化教育的影响。如学校开学,废除国民党规定的“纪念周”活动。所谓“纪念周要作精神讲话,要诵总理教条。实际是进行党化教育、法西斯教育的一种形式。除废除这些活动外。还直接免去学生对“三民主义” 课程的学习,因为自大革命失败以后。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已被国民党右派所篡改。对语文教材。也着重选授进步作品,如选用陈独秀的作品。这些改变在当时说来是一个很大的、了不起的改变,是没有人敢于这样做的。他认为中学生是一生发轫之始,首应端正其思想方向,以免一开始就走上歧途。他常教导学生:“要有正直无私,敢说敢做的战斗精神,不能养成一个腐庸碌碌无所作为的书呆子。”他还教导学生,要敢于反抗军阀对人民的黑暗统治。
不久日本侵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轻而易举占领了东北三省,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慨。南充中学的学生,在张澜领导下,组织起来在校内外积极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张澜除办学外,还关心国家大事和四川的事。当时蒋介石夺得国家最高领导权,穷兵赎武,一心想消灭异已,独霸天下。在打败李宗仁、白崇禧之后,又在中原与阎锡山、冯玉祥大战,双方投入兵力百万以上,耗资五万万元,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最大的军阀战争。
四川军阀为保自身,时而反蒋,时而拥蒋。其中最大的是刘湘与刘文辉,二人虽是叔侄关系,然素不和。中原大战之时,刘文辉通电反蒋,刘湘通电拥蒋,待到中原大战以蒋胜利而告终时,刘文辉恐刘湘为难他,求救于张澜,张澜说服刘湘与刘文辉和好,以保川局稳定,防蒋介石势力侵入四川。然而刘湘与刘文辉二人并未因此而罢休,野心不死,都想独罢四川。一九三二年八月,二刘之战又起,战线纵横千余里,双方投入兵力数十万,伤亡4万多。四川大小军阀都卷入了这场战争,人民的伤亡和财产的损失,更是无计其数。
“九·一八”事变发生了,日本占领了东三省,华北危急,全国处于危急存亡之秋。蒋介石采取“先安内,后攘外”的错误政策。张澜忧心如焚,再度劝二刘和解,共御外侮。

(二)、欢迎红军入川


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在上海登陆,十九路军不顾蒋介石不抵抗命令,奋勇抗战,大创敌人于吴淞口。中共中央在江西随即发出对日宣战通电。张澜在四川,眼见国家危在旦夕,而军阀们只顾争地盘,打内战,搜括民脂民膏,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经过深思之后,坚定地寄希望于中国共产党。
这时张澜已是六十开外的人了,岂能无所作为,坐以待毙,而他之力所及者,就是团结爱国人士共同建立中共中央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美籍作家罗伯特A·柯白曾在《四川军阀与国民政府》一书第十页中报道说:“张澜是一个教育家与自由思想的政治领袖,他有着卓越的经历。即使他抱有自由思想,也苦于新老军阀的内战不休。他认为,人心思治,而蒋介石想维持军阀统治的局面,与其如此,则不如迎红军入川,安定川局”。
在一九三二年十月,共产党于江震、吕泛山等领导南部升钟寺暴动,失败后转移到南充、阆中活动。张澜积极地尽全力掩护他们,为川北保存了一股地下党势力。
一九三二年冬,中共红四方面军入川,张澜支持他的外侄苏俊(老地下党员,后牺牲)、学生贾子群(二八年入党,曾任成都大学团支部书记)、王燕生(侄女婿二六年入党,南充第一任工委书记)等等筹备迎接红军,因此南充曾搞过一次较大规模的迎接红军入川的“飞行集会”。张澜还劝过通,南、巴驻军田颂尧,不要和红军硬拼,防止两败俱伤,坏人(蒋介石)得利。
据南充《革命史料集》记载,“一九三二年冬,党内由于‘左’的路线的影响,使南充地下党组织在领导群众斗争上采取了一些不恰当的方式。结果过份暴露了自己,造成被动挨打的局面。如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红四方面军入川,进入川北通江。南充地下党搞过一次规模较大的欢迎红军入川的“飞行集会”,随后又搞了“四路暴动”,大批革命者和进步群众暴露了,遭到杀害。随即军阀杨森亲自率部驻扎南充,一九三三年初任命青年党易维精(人称易屠夫)作县长,上任就提出施政三建议:1、挤掉张澜势力。2、清洗共产党员。3、派青年党掌握各县教育行政权。半月后,即委任吴光普为南充县教育局长。抢夺了南充县教育局、县立中学及县立女中的印章,打伤了学校教务长,张澜的好友庞明钦,赶走了原任教育局长任梓勋(后脱党)、并扬言:“下一步即轮到张澜”。
杨森虽是张澜的学生,又是张澜任川北宣慰使护卫营的营长。但与张澜素不合,为避免不测之祸,暂住庞明钦家,不久即离开南充到重庆,住在友人鲜英家里。在与鲜英共同商量后,征得刘湘同意,组织五人考察团,以出川考察教育与实业为名,联络南方各省抗日、反蒋,联共力量。
张澜一行


1页    共3

发表日期: 1990年时代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