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秋白在《晨报》连载《饿乡纪程》和《赤都心史》 全方位报道十月革命后苏俄之真
徐觉哉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十月革命之后,国人开始关注起苏俄之真相。在20世纪20年代资本主义种种弊端日渐凸显的忧患岁月里,东西方各国正直的知识分子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社会主义实验场"一一苏联。可是,当他们亲自踏上那块真实的土地时,反应又是那么的不同。泰戈尔断言:“布尔什维克可能只是一种治疗方法,但是这种疗法是不能持久的。"法国的两位大作家、社会主义事业的支持者纪德与罗曼·罗兰几乎在同一时期访问了苏联。结果,前者是痛苦的失望,后者则留下了忧郁的“封存的日记"。1919年4月10日至26日,《晨报》连载了《劳农政府治下之俄国》一文,副标题是“实行社会共产主义之俄国真象"。此文长达2万字,分13次连载,介绍了十月革命后一年半苏俄财经、政法、军事、文教各方面的情况。该文是我国报刊上第一次比较系统介绍十月革命后苏俄情况的作品。随后,《晨报》又发表了多篇外国人写的访俄通讯,如英国人兰塞姆的《一九一九年旅俄六周见闻记》、日本人布施胜治的《劳农俄国之一瞥》等。他抱着满腔的热情和坚定的毅力,怀着一颗“纯稚"的心,去那被称为“贫饿之邦"“共产之国",“为大家辟一条光明的路"来。一路上,在哈尔滨、满洲里以及俄国境内的赤塔等地,他就不断地写下了许多通讯,从1920年10月18日在哈尔滨写的第一篇到北京后写的最后一篇报道止,先后在北京的《晨报》、上海的《时事新报》上发表了50多篇通讯,报道了一路的见闻和感想,写就了《饿乡纪程》;到了莫斯科后,又根据所闻所见所思所感,写成《赤都心史》,它“将记我个人心理上之经过·在此赤色的莫斯科里·所闻所见所思所感。.....只有社会实际生活,参观游设,读书心得,冥想感会·是我心理记录的底稿。......我愿意突出个性,印取自己的思潮,与921年1月起连载的所以有此杂集随感录,且要试摹社会的画稿',《饿乡纪程》《赤都心史》两部通讯集,对苏俄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党建、工人组织、农民问题、民族问题等作了全方位的报道和介绍,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根据苏俄党和政府的决议、文件和列宁等领导人的报告而写的,瞿秋白笔下“共产圣城"的真相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影响。《饿乡纪程》和《赤都心史》首先是文学作品,这也是作者在《赤都心史》的“引言"中所强调的:“两书均是著者幼稚的文学试作品.....至于俄国革命之历史的观察,制度的解释,则我另有社会科学论文体裁之《俄罗斯革命论》。"同时在这两本著作里,也真实、生动地记录了作者“'自非饿乡至饿乡,之心程",从一个“东方稚儿"成长为一个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思想发展历程。他明知道自己的去处“当然是冰天雪窖饥寒交迫的去处(却还不十分酷虐),我且叫他饿乡,。但他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俄国怎样没有吃,没有穿,......饥、寒.....暂且不管,......他始终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革命的国家,世界革命的中心点,东西文化的接触地。"从理性上认识了饿乡之后进一步去“感受其实际生活"。他广泛地接触了俄国社会中各种人物,参加过无政府主义者组织的克鲁泡特金的葬礼,也参加过在莫斯科最大的教堂举行的俄罗斯民间旧俗的“复活节",出席过在彼得堡召开的远东劳动大会,与知识分子举行的家庭音乐会。正是在广泛接触社会生活的基础上,使他深刻了解了十月革命后俄国社会所发生的深刻变化,能够栩栩如生地表现出社会各个阶级、各个阶层、各个角落的真实面貌,制成一幅壮丽的“社会画稿",使这两本著作成为永不磨灭的历史文献资料。
在苏俄期间,瞿秋白有幸两次见到了列宁,并在他的著作里对列宁在古老的克莱摩宫安德莱厅的演说作了生动的描绘:“列宁出席发言三四次,德法语非常流利,谈吐沉着果断,演说时绝没有大学教授的态度,而一种诚挚果毅的政治家态度流露于自然之中。有一次在廊上相遇略谈几句,他指给我几篇东方问题材料,公事匆忙,略略道歉就散了。''“安德莱厅每逢列宁演说,台前拥挤不堪,椅上、桌上都站堆着人山。电气照相灯开时,列宁伟大的头影投射在共产国际。‘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苏维埃共和国等标语题词上,又衬着红绫奇画----··列宁的演说,篇末数字往往为霹雳的掌声所吞没。"这是第一次出现在中国作家笔下的伟大革命导师列宁的光辉形象。
瞿秋白终于告别了旧的阶级。1922年2月,经张太雷、张国焘的介绍,他在苏俄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完成了由一个革命民主主义者向共产主义者的转变,而《饿乡纪程》和《赤都心史》正是他思想转变和发展的记录。 


本文来自 近代中国社会主义传播史图谱


1页    共2

发表日期: 2020/6/1    来源: 学林出版社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