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联合苏联,坚持全民抗战
廖友陶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联苏抗日,是张澜先生爱国思想、主张的另一重要方面。
“七七”事变前夕和初期,争论外交联合问题,出现了种种奇谈怪论:如所谓“中国现方在努力图存中,只宜和各国均维持通常友好的关系,而不希冀任何外援,更不宜陷入任何盟约之纠纷”。特别是一接触苏联问题,故作弊疑,责难反对,豪呌汹汹。什么“联俄不惧其赤化中国乎”?什么“联俄不免又容共之嫌,日本方与德国成立反共协定,不更使其有所接口而侵我乎”?等等。喧嚣扰嚷,不可终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张澜先生撰写了题为《抗日救亡之壮丁训练及外交联合问题》一文,对联苏抗日作了精辟的分析和论证:首先从外交的实质分析日本帝国主义的政策和策略,提出我国要抗日,必须摆脱国际地位的孤立,必须争取与国强援;第二,突出分析了联苏的特别必要和可能;最后,驳斥了联苏援我,将授日德意法西斯以侵略口实把柄的谬论。
张澜先生主张联苏抗日的外交思想,同全国广大爱国民主人士的想法一致,经过大家共同努力宣传、呼吁,随着形势的发展,终于促使蒋介石政府在1937年8月21日,和苏联签订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
在“七七”抗战爆发半年前,张澜先生就提出了“长期抗战”和“全民抗战”的观点。认为“救亡战事,必将绵延数省,连年累月,殆数无疑”。“我国地广人众,宜作全民武装之防御战争,以数量之长,补质量之短——在前线可以组织游击队以扰乱敌人軍事行动”。
所以,1937年7月19日,当爱国民主人士唐宗堯、邵石痴等同成都各界救国联合会联合发起组织“华北抗日后援会”时,张澜先生很快同在野軍政界知名人士王干青、于渊、张致和送去急信,建议组织“华北抗战四川民众后援会”,给予大力支持。9月5日,成都各界人民举行欢送出川抗战将士大会时,张澜先生出席致词说:“此次暴日侵华利在速战,我则利于持久战——川军冲锋陷阵夙具特长,吾川目前之抗敌空气极为浓厚,战斗力既强,精神力量亦大”。还勉励各级軍官要“爱民如子,与士卒同甘苦”。
成都各界在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举行“九·一八”六周年纪念大会时,张澜先生率先参加,并担任大会主席团的主席,邵从恩、刘湘、刘文辉、潘文华等也参加了主席团。张先生向十余万人民群众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略谓:今年纪念“九·一八”,不比往年了。今天则是要大家一致起来抗敌作战,收复失地。要迅速打到日本,复兴中华民族。10月初,张先生答报社记者访问,说:“中日战争,如我国能坚持相当时间,我国必获胜利。……发动国际联络与团结国内各党各派,坚持抗战”。同年9月22日,川軍将领邓锡侯,孫震率部出川抗战离别成都时,张先生亲身前去欢送出征。
刘湘在政略战略的重大决策上,常常征求张澜先生的意见:当蒋介石在西安由张学良释放护送回京,反而立即拘留了张将軍后,又重申“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自四川始”的卖国政策。刘湘即向张澜先生请教:“一旦日寇发动侵略,川軍将何以处之”?张澜劝刘“作爱国将軍,民族英雄,坚持抗日,救国救民”。于是刘湘针锋相对地提出“攘外自然安内”的方针。并于“七七”事变后的7月14日,就向蒋介石政府请缨抗战,接着又发出抗日通电。
蒋介石政府决定召开“国防会议”,讨论对待日本侵略的国策时,张澜先生建议刘湘前去参加,同中共和爱国将领联系,把抗战国策确定下来。
1937年8月7日,刘湘遂由成都飞往南京出席会议。在会议上,刘湘慷慨陈词,主力抗战,以主和派所持“准备未充,不能对日作战”之论为不然。以为“长期准备,终无充足之日,而国已先亡!不如随战随扩充”。逼着大家向救亡图存的路上努力。
①他还论证了我们国家民族能够抗战,具有胜利的条件。十分肯定的说:“要抗战才能救亡图存,才能深得民心,要先攘外才能安内……”
②最后表示:“全国纷纷请缨,川人绝不落后。除目前可出兵30万外,还可提供500万壮丁和川康的人力、财力”。还充满信心的说:“……举国持久抗战,且有国际同情和支援,胜算在握”。也提出了具体问题,做了建议和呼吁:“……资源方面,有待人才技术之增进甚多。建议中央协助充实后防外,并希望全国一致,群策群力,俾得奠此复兴之基础……”
③刘湘的发言得到了爱国将领一致赞许。李宗仁、白崇禧等也发言主战;红軍总司令积极主张全民抗战,表示红軍愿在统一指挥下抗战到底。“于是主战之议遂决”。
④就是说这次国防会议终于作出了团结抗战的国策决定。
会后,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曾去到南京中山门外紫金山下刘湘的寓所拜会,交换了对抗战的意见,谈的十分融洽。刘湘感慨的说:“诸位爱国赤诚溢于言表,所言至理,受益良多”。后来,他还对幕僚们说过:“这次去南京,会见了全国英雄俊杰,但同我谈话最投机的、最有内容的时朱玉阶(朱德)”。
⑤国防会议结束,刘湘回川时,蒋介石政府任命他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下辖两个集团軍,分别从东路、北路出川抗日。部队虽已出发,刘湘病体未愈,踌躇未定行止。张澜先生慰勉他说:“慎行全身。畴昔保川,如今保国,当勉力以赴。悠悠众口,谗诬自息”。
在此期间,张澜先生还和他深谈了抗战期中后方(指四川一带)的中心工作问题。他说应“以训练民众为第一;补充兵员为第二;储备粮食为第三”。张澜先生说:如此,“充实抗战力量,为持久战斗之准备,实已挈其领而扼其要”。他还把所擬定之四川后方国防基本建设大纲告诉张澜先生,就是要尽量开发动力、金属、化学、粮食、服装五大资源;创立或扩充钢铁部门、炼铜部门、兵工部门、机械部门、基本化学部门、水泥部门、纺织部门、伐木部门;次策修筑成昆、成宝、成渝三大铁道。张澜先生听后说:此“计划甚为伟大而深远”。他还对此项计划做了说明,其言曰:“四川地广物博,据有天险,为后方比较安全大有可为之地带,国人皆以复兴民族最后之根据此目之。故论其地位之重要,不惟关系长期战争最后之胜负,亦实为国家民族最后生命之所寄托。吾人今日对于四川,既真切认识其地位,宜迅速增厚其基础,在原有各种建设事业,除增进速度,努力完成外,尤宜应非常时期


1页    共4

发表日期: 1987.12.25    来源: 未发表手稿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