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张澜身边工作的时候
沈自强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表老一生追求真理,刚直无私,不畏强暴,奋斗不息。我在他身边工作的时候,受益良深,了解到他一些片断事迹,他的正义言行、光辉形象和亲切教诲,记忆犹新。抚今追昔,不禁又生无限敬仰和怀念之情!


    见义勇为  诲人律己
    1939年冬,我兄沈伯常因不满国民党消极抗日、独裁专政,被反动当局逮捕入狱。在奚致和先生引荐下我向表老陈诉经过,并送上家兄在狱中所写的“求救书”及我本人的“忧国感言”。表老看后深表同情,慨然允予相助,并向我教导说:“当前国难日深,政局黑暗,国家处于危亡之秋,作为有志青年,不能只是忧国,而应当奋起救国,以实际行动投入抗日民主运动中去。”在他大力营救下,家兄终于获释。此后,我们在表老身边,开始做些有益于民主运动的工作。
    1941年,表老于危难之际,出任民主政团同盟主席,奔走于成渝两地之间。在重庆,他主要住在特园,常与中共领导人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等商谈国事;在成都,借住“怀远山庄”,中共和民盟领导人常来此会商要事。民盟在尚未公开时,各种秘密会议常在表老住所举行。国民党当局曾去函阻止,他立即用私人名义回函说:“此事由澜个人负其全责,政府无庸过问。”这年11月,他在国民参政会上提出《实行民主,以加强抗战力量,树立建国基础案》。蒋介石不许讨论。他一气之下回到成都,拒绝出席国民参政会,长达两年之久,并写了《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的小册子,猛烈抨击国民党一党专政,揭露蒋介石假民主真独裁的阴谋,并要求给人民以各种自由等。蒋介石下令列为禁书,延安《解放日报》则详加介绍,其他各地亦大量翻印,秘密发行。这时,家兄在表老身边担任义务秘书,我为义务联络员。
    南充建华中学因经费困难,贾子群同志带领一代表团去重庆,向教育部请求解决经费问题,未达目的来找表老想办法。这事被孔祥熙闻知后托人说,愿意资助10万元。表老当面拒绝。客人走后,表老谈及此事时,他女儿插嘴说:“孔祥熙有的是钱,拿给孔二小姐乱花了,倒不如捐给学校还可以帮助同学们读书。”表老教导说:“那样不行,拿了他的钱,他就封住了我的嘴。我常谴责他们国民政府贪污腐化。孔祥熙捐钱,是想要我不再揭露他们。为人不能为小恩小惠而失掉自己的立场。”这些话,使在场的人都受到教育。不久表老和鲜英出面请来西充、南充籍的知名人士和已隐退的地方实力派,劝他们为桑梓出把力,解决了建华中学的困难。
    表老借居“怀远山庄”期间,写下《四勉·一戒》:“人不可以不自爱,不可以不自修,不可以不自尊,不可以不自强,而断不可以自欺。”表老强调“自强必须坚其志,有毅力,不为事物所摇夺,不为艰险所沮丧,死而后已,即一息尚存,此志不容稍懈。”我因颇赞赏自强精神,他遂建议我将原名“大义”,改为“自强”。


    政协前后  正气磅礴
    1943年,表老被选为成都著名慈善团体“慈惠堂”名誉理事长,以“慈惠堂”为掩护进行民主活动。中共、民盟领导人和各方进步人士常来此联系工作,这里遂成为中共和民盟组织进行秘密活动的重要场所。表老利用自己的身份,把“慈惠堂”下设的许多单位改由共产党员或民主人士担任领导职务或工作人员,如肖华清、李筱亭、吴恩灼、王干青、周烈三、岳小平、袁观、袁钊等都是早期的共产党员和盟员。在表老的掩护下,开展地下活动。后来,他家迁至“慈惠堂”所属的“培根火柴厂”,住在后院又矮又小的旧屋里。表老的大女儿张茂延(党员兼盟员)在川大念书,其家遂成为川大中共党员和民盟盟员秘密开会的场所。
    1944年9月,中共代表团林伯渠在国民参政会上提出废止一党专政,建立联合政府的主张,表老立即响应。10月7日,他在成都华西坝五大学十二学生团体召开的“国是座谈会”上发表激昂演说抨击国民党一党专政的腐败,要求实行民主、建立联合政府,号召青年奋起救国。他又在成都光华大学等几所大学的学生中讲演,受到广大青年的热烈欢迎。他的演说也受到周恩来高度评价。现在,人们还可以在北京军事博物馆里看到有关当年华西坝的国是座谈会介绍。
    1944年9月,随着形势的发展,为接纳更多的进步人士参加民主运动,政团同盟改组为民主同盟,表老继续担任主席,我仍在他身边作秘书兼任民盟成都三十四区分部副主任。当时,民盟在成都的活动地点主要以“慈惠堂”为中心,王干青、周烈三、袁观等与表老同住在培根火柴厂内,一切大小事情与表老研究办理。张志和、张友渔、李相符、杨伯恺等也常来此商量处理重大问题。潘大逵、张松涛、范朴斋等亦曾来向表老汇报联系工作。为了协助中共加强西南地区统战工作,他在“慈惠堂”亲自吸收刘文辉、潘文华秘密人盟。根据扩大民主宣传需要,他同时出任《华西晚报》董事长,与杨伯恺创办《民众时报》。民盟总部在重庆创办的机关报《民主报》的经费来源,大部分也是通过表老向刘文辉、龙云、胡子昂等募集而来。表老对于盟员的安危更是极为关注,李实育、奚致和同志在成都先后被捕以及孙中原被绑架,他均立即向国民党当局提出强烈抗议,并积极设法营救出狱。
    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后,民盟的主要活动是配合中共促进重庆谈判和政协会议的召开。表老在7月赴渝前,到他家去看望和送别的人很多。表老说:“毛主席主张成立联合政府,我们非常拥护。这次赴渝主要是为了加强民主活动,促进民主团结,促进国民党拿出诚意来进行谈判,承认各党派合法地位,取


1页    共4

发表日期: 1989年第七期    来源: 中央盟讯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