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主同盟的关系(是统一战线还是第三条路线的斗争)
刘季和 张茂延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解放四十年来,对中国民主同盟在新民主义革命时期的性质。政治路线,地位和作用,盟内盟外都有不同的认识。经过“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及其后的平反冤假错案,那些“左的”、“右的”不正确的东西充分表现出来了,对于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遭受不可否认的、不必要的损失,打倒“四人邦”以后,拨动反正,党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过去那些“天才”、“名人”的豪言壮语,通过实践的检验。清除了一部份“左的”和“形左实右”的东西,稳定了中国的政治方向和人民的思想阵地,效果是非常巨大的。但正确的言论,还必须经过长期的实践检验。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是决定中国政治局面和发展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保证,中国要固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探索、发展建设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新途径,要严肃认真对待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的历史问题,吸取其经验教训。毫无疑问四十年中既有大得,又有大失,绝对不能以假乱真,籍辩证法而行诡辩论去评论革命的价值,弄得马克思真理不真、使后人无所适从。 

新中国建立四十年了,改革开放也有十多年了,党写出来党史,也写出了统战史,评论中国民主同盟在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是党的忠实朋友。与党风雨同舟,并肩作战。并希以后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今年中国民主同盟成立五十周年,民盟中央写出简史,老盟员都说中国民主同盟是在党的统一战线下孕育出来的,又说中国民主同盟是在统一战线关怀下成长起来的,是有他们一定道理的。他们并愿意今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四项基本原则下为国家的四个现代化而继续奋斗。二者对照,说明了中国共产与中国民主同盟的亲密关系。 

在党的七十周年纪念的前夕。一九九一年六月十二日《光明日报》第三版发表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王桧林写的一篇文章,正标题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历程”,副标题是“三条路线,两种斗争,一个结局”。文章中说:……“顽固集团,包括抗日阵营中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中间集团”。包括中等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和地方实力派”。“进步集团”,包括无产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文章中一小段说:“在抗日战争中形成一个新的具有中间集团的时候,领导人宣传他们站在国共之间,力图'调和国共两党的矛盾,他们的基本口号是“调和国共”“兼亲美苏”“主张用苏联的经济民主充实英美的政治民主”,他主张多阶级融合的民主,总之,这个党要求在中国实现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

   王桧林这段话,继存了多年积弊“左”的衣钵,习惯地用“唯成份论”而论路线斗争。没有深入阅读党的统一战线史和民盟的生长发展史,也没有弄清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和辩证唯物论的基本原理。用以考核评论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要知道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虽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分析最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现象而得出来的真理,但是如何运用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于中国革命,是应有一定方式方法。有时是激烈的暴风骤雨式的短兵相接的,有时是温和的和风细雨式的说理斗争。总的适可而止,过了则称为“左倾”冒险主义;不及则称为右倾机会主义。中国共产党建党七十周年,阶级斗争也七十周年。既有大得,也有大失,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经验教训教育了我们,清醒了我们的头脑。从民盟成立来说,完全是为了调解国共纠纷,维护国共合作,不使破裂。其目的在坚持抗日到底。完全是爱国主义的心愿的体现。从民盟文献资料来看,多次申明民盟是为调解国共纠纷而组织起来的,在是非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张澜主席说:“只要共产党说得对做得对,我们为什么不支持呢!说我是共产党又怎么样呢'!王桧林却说“调和国共矛盾”,把调解与调和混为一谈,一字之差,函义迥异,王桧林何必别有用心玩弄字眼,用以愚弄青年一代那些不明历史真像的人?民盟中的老领导和老盟员都知到民主同盟的前身民主政团同盟,从酝酿到成立,每一步、每一件事都离不开党的帮助,所以说民盟是党的统一战线下孕育出来的和党的关怀下成长的。此言不为过。既有许多事实能证明,又有许多理论为依据,早在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中共中央就在“关于组织进步力量,争取时局好转”的指示中说:“一切站在国共之间,主张坚持抗战的中间力量,最近表现出政治积极性目益增涨成为推动时局的极重要因素,因此我们应用极大的努力帮助他们,用多种方式组织起来”。一九四0年三月十一日毛泽东所作《目前抗日统一战线的策略问题》的报告中,又指出在“中国这种中间势力有很大的力量,往往可以成为我们与顽固派斗争时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因此,争取中间势力是我们抗日战争时期最艰巨的任务。毛泽东如此高估统一战线的价值,就是从实际出发的,不是从他自己制定的社会多阶级分析唯成份论出发的,毛泽东在大革命时期对于湖南农民运动进行了调查,提出社会多阶层的阶级的分析。说明农村多阶层对于革命的态度,作为土地革命的规范,为打土豪分田地而划分阶级是必要的,用以保护中农利益。以防农业生产力的大破坏,而在城市里面,阶级成份复杂,阶级变化多端,没有进行过阶级成份的评定,马克思主义首先是得到有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理解,籍有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教育宣传,把真理传递给工人阶级,使自在的工人阶级成为自为的工人阶级。中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大都是有产阶级阵营背叛出来的,以马克思主义革命理想为基础,经过自我约束成钢铁般的意志和无产阶级的纪律,具有高度的共产主义的道德品质,一句话以天下为公,绝无自私自利之心,这些只有


1页    共8

发表日期: 1990以后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